限时乐园

学业繁忙 稍后回来

我哭了你呢

共你仍旧称兄呼弟

使这分暧昧更不朽

【RPS】难得一遇 上

陈伟霆×李易峰

本来夏天就特别闷热,再加上眼前这种要下雨去落不下来的情形,就更加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。李易峰一手拿着剧本,一边靠着场景里的柱子发呆。

突然脸上一凉,他一下子回过神来,转头一看,是陈伟霆。

陈伟霆把冰可乐塞进他手里,他道了声谢,拧开瓶盖,一口下去,气很足,气泡在口腔里弥漫开来,有微微的痛楚,但是却将燥热一扫而空。

他转头看陈伟霆,大师兄一手拿着可乐,一边看着剧本,这画面也太违和了,他忍不住笑出声。陈伟霆抬头看他一眼,脸上写满问号,他摆摆手,表示没什么。算了,说也说不清。

陈伟霆无奈地看他一眼,对他这样见怪不怪,又低下头去看剧本。

李易峰的视线从冒着汗的可乐瓶移到对面人的眉梢、鬓角、鼻子…嘴唇,接着又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,赶紧移回了视线。

“晚上来我这儿打游戏?”李易峰清清嗓子,装作不经意地说。

“好啊,不过我今天收工比你晚,你得等我一会儿。”

“要是不等你呢?”李易峰故意逗他。

“唉,亏我本来还打算给你带夜宵,看来这下免了沃。”陈伟霆拖长了腔调,惋惜地摇摇头。

李易峰立马扑过去,捶捶他的肩膀,“等你等你,你快点啊。”

晚上李易峰在房间坐立不安的,拿着游戏手柄却没心思玩,愣盯着电视屏幕发呆,听到门口的响动,他几乎立刻就跳起来,跑去开门,果然门外站着陈伟霆。

门口的陈伟霆手停在半空,还没落下,李易峰就开了门,不由目瞪口呆,“峰峰,你这么想我沃。”

李易峰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,抢过对方对方手里的袋子,“臭美吧你,我饿了。”

李易峰在地毯上坐下,从袋子里往外拿东西,“鸳鸯奶茶和菠萝油?”“没啦?就这么多?!我的香辣蟹小龙虾烧烤呢?!”

陈伟霆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,“这家的奶茶和菠萝包很正点的,你试试看嘛。”

李易峰撇撇嘴,拿了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菠萝包,一口咬下去,外层的酥皮掉了一手,牛油的咸香幼滑和有嚼劲的面包相配的恰到好处,这时候再来一口冻鸳鸯,微苦的奶茶与冲淡了牛油浓郁的口感,便不会觉得腻。

李易峰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一个,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。陈伟霆看着他,也不自觉地笑了,声音有求表扬的嫌疑,“你看,我说好吃的吧!”

李易峰哼哼,“还行。”

陈伟霆看着他笑。

李易峰推他一下,问他怎么不吃,是不是想让他一个人胖,陈伟霆说没有没有,忙拿起一个。

“傻”李易峰小小声说。

“嗯?”陈伟霆没听清他说什么,一脸问号的看着他。

“没什么没什么,你快吃,还玩不玩啦!”


















【光天】不一定01

刘子光×徐天

*大概是一个英雄救美一见钟情相爱相伴互相扶持的故事

*ooc预警



刘子光回江北已经一个月了,这一个月来,他经历了很多,从被质问身份到被地头蛇找茬,再到重遇发小,找了份稳定的工作。但最让他夜不能寐的是他对过去零星的记忆。

 

那些闪回的片段里,他开了枪,也有人拿枪指着他,他从一个小裂缝里看向外头,这些画面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可是再要细想便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

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说实话,他真有点不认识自己,镜子里这个脸上有刀疤,胡子拉渣,眼神沧桑的人是刘子光吗?

 

过去八年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 

刘子光收回目光,再想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,倒不如出去走走。

 

前些天卓力说他家地方大,让他搬来住。这会儿卓力和小帅都睡下了,他轻手轻脚地出了门。卓力家离李建国的店不远,刘子光走进店里和李建国打了个招呼,见李建国生意正好,忙得热火朝天,便给他打打下手,帮帮忙。

 

今天对徐天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他工作以来的接手的第一个案子胜诉了,同事们就说要帮他庆祝。大家本来热热闹闹的聊天喝酒,突然被隔壁桌的叫骂声吸引了注意,他朝旁边看去,那桌坐着一对情侣,男方不知道为了什么对女生骂骂咧咧的。同事中有个女生愤愤不平道,“天底下怎么还有这种男人,这要放在我身上,他敢骂我一句,我上去就是一个巴掌!”同事们赶紧让她小点声,别掺和别人的事。徐天本来也不想管别人小情侣吵架的事,可是那桌的叫骂声越来越大,那男人似乎动了手,女生叫了一声,哭着讨饶。徐天不顾同事劝阻忍不住站起身来,朝那边说,“我说大哥,打女人算什么男人啊!”

 

那男人闻言朝徐天看来,“你他妈谁啊?我教训我老婆关你屁事,”接着又把女生拽过来,“怎么,臭婊子,你认识这男的?”女生惊惧地摇头,男人却越发凶悍,“不认识?不认识这小白脸要帮你!”说着又要打她。徐天冲上前去拦住他,“你还想打人!”

“妈的!你活腻了是吧!”男人面露凶光,拽住徐天领子,扬手就要给他一拳,徐天来不及躲,心里叫苦,可是想象里的疼痛却没有出现。

 

刘子光本来在屋里帮李建国的忙,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,出来就看到一个壮汉正欲挥拳打人,他一个健步上前抓住那男子的手,“你干什么!”

 

徐天朝男子身后看去,阴影里站着个胡子拉渣的型男,拉住了男子正要挥过来的拳头。

 

男子恼羞成怒,转过身和那个型男搏斗,可是那位型男轻巧的躲过男子的拳头,几下就制服了那个男子,把他按在桌子上,那个男子动弹不得,就厚颜无耻地大喊,“打人啦!救命啊!”围观的群众眼睛可是雪亮的,看到此时这个家暴男已被制服,纷纷站出来说话,“呵,明明是你先打老婆在先,这位小兄弟出来阻止你,你打人不说,现在打不过还要诬赖好人,大家伙可都看着呢!”那个家暴男脸一阵红一阵白,对刘子光撂下一句,“总有一天要你好看就灰溜溜的走了,他老婆低着头跟在他后面,临走前对徐天道了声谢,徐天看着女生的背影,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

家暴男走后,同事纷纷围住徐天问长问短,夸他见义勇为,女同事捂脸做捧心状,“徐天,你刚刚真是太帅了!”徐天配合的撩了下头发,“小意思。”很快大家又继续热热闹闹的聊起别的,徐天的眼光却不住的朝旁边飘去。刚刚闹事的男子走后,型男就一直在旁边收拾东西,徐天看着型男想,他身手这么好,该不会是个军人吧,还是个健身教练?想想他刚刚打架的样子,还真是...“帅炸了!”

 

徐天被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,转头发现是女同事。“你吓我一跳。”

 

女同事嘿嘿一乐,“角落里那帅哥,刚刚真是帅炸了!”徐天敏感地抓住了不同点,“怎么我就是帅,他就是帅炸了!”女同事在他背上豪气一拍,“哎呀,你知道的,我就喜欢这型的嘛!”

 

女同事继续自顾自的说,“说起来,我都在这见过他好几回了,你没入职前我们来这,他基本都在,听老板说他叫刘子光,是江北本地人,在外头呆了七八年,今年才回来的,职业嘛,据说是个保安,妈呀,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帅的保安了吧!”

 

徐天无言的看着女同事,“你了解的还真够详细。”女同事满脸春光,“那是!”

 

结账的时候徐天执意要去,怎么说今天是他的庆功宴,当然得他请,他往屋里走,吧台位子上好巧不巧坐着刚才那位型男,也就是女同事口中的刘子光。

 

刘子光抬起头,看见是他,温和的笑了笑,结账吗?

 

徐天没想到刘子光看起来是个狠角色,一笑起来整个人都冒着傻气,一时有些语塞,“啊...是是。”

 

刘子光把找好的钱拿给他,温声说,“拿好。”

 

徐天拿过钱,习惯性地说谢谢,反应过来后又转过身认真地向刘子光说了声谢谢,刘子光愣了一下后很快反应过来,“小事而已,没事的。但你以后见义勇为前,要先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

徐天有点惊讶,看向刘子光,在灯下他更清楚的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面容,他脸上的刀疤和他眸子里的沧桑,他应了一声。

 

在回去的路上,徐天的心里充满了对刘子光的疑问,明明他看起来岁数不大,为什么却一副经历了许多的样子,那种沧桑的眼神和波澜无惊的神情不是能装出来的,他脸上的刀疤和不凡的身手都是从哪儿得来的,他刚刚说出那样的话,他从前,有过什么遭遇?


疯人院开头这个bgm一响我就被煞到了 一秒入坑